<listing id="rnlhh"></listing>
<cite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dl></cite>
<var id="rnlhh"></var><thead id="rnlhh"><i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i></thead>
<menuitem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/dl></menuitem>
财新传媒

我读《呼兰河传》

2019年02月10日 13:53 来源于 财新网
可以听文章啦!
正是这些被生动刻画的“愚昧保守”与“悠然自得?#20445;?#26500;成了对本民族性的真实写照,是继鲁迅之后唯一一次深刻的勾勒与警醒
《呼兰河传?#32602;?#26149;风文艺出版社。

  文 | 朱小棣

  财新文化专栏作家

  想读萧红的《呼兰河传》已经很久,怕不是快有三五年了吧。每回在美国公立图书馆的书架中间穿梭徘徊,都希望能够邂逅这部传闻中的经典之作,可又总是失望。没想到最近回南京看望恩师杨苡?#20445;?#22905;的二女儿赵蘅?#36164;智?#21517;送了我一本由她绘制插图的《呼兰河传?#32602;?#26149;风文艺出版社2017年版,可谓图文并茂,令我如获至宝。

  书中还有茅盾写的序言,长达九页纸,写于1946年。萧红已于1942年作古,而《呼兰河传》则写于1940年,是她最后的著作。封底上印有四位名人荐语:茅盾、陈荒煤、司马长风、夏志清。茅盾因有长序,回头再说。陈荒煤的一句话是:萧红是现代作家中生命最短促、最有才华、个人生活颇为?#37096;?#30340;一位女作家。这个结论或定义,应该没有太多争议。而司马长风和夏志清,则各执一说了。

责任编辑:路跃玲 | 版面编辑:邱祺璞
推广

财新私房课
好课推荐
财新微信

热词推荐
prl 好大一棵树 五大?#35282;?/a> 上海人口 立法法 新凤霞 二胎政策 莆田系 e租宝登记?#25945;?/a> 陈有西 王传福 美国总统大选 金融危机 张进 冀?#34892;?/a>
极速时时彩怎么赢
<listing id="rnlhh"></listing>
<cite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dl></cite>
<var id="rnlhh"></var><thead id="rnlhh"><i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i></thead>
<menuitem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/dl></menuitem>
<listing id="rnlhh"></listing>
<cite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dl></cite>
<var id="rnlhh"></var><thead id="rnlhh"><i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i></thead>
<menuitem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/dl></menuit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