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rnlhh"></listing>
<cite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dl></cite>
<var id="rnlhh"></var><thead id="rnlhh"><i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i></thead>
<menuitem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/dl></menuitem>
财新传媒

政治正确的大故事

2016年06月10日 10:07 来源于 《财新周刊》
世界需要一种秩序,如果现实世界没有这个秩序,我们也要在想象中把它构建出来。这种构建不是一种幻觉,它也确实减少了世界的暴力和无序

押?#27785;?/SPAN>

电子工程师

  明代有过一个很出名的大议礼事件。正德?#23454;?#27515;后无子,只好让他堂弟朱厚熜继位,也就是后来的嘉靖?#23454;邸?#25353;照礼法,嘉靖该尊奉正统,以明孝宗为皇考,称生父为皇叔。但是嘉靖不?#38505;?#21150;,非要尊生父为皇考,说这叫“继统不继嗣?#34180;?#22823;臣们坚决不让步,整个朝廷为此斗争了好?#25913;輟?#23545;峙最激烈?#20445;?#19968;次就有16位官员被廷仗而死,一度闹到政局不可收拾的地?#20581;?/P>

  这对我们来说,其实挺莫名其妙的。这事有这么重要么?为这事让人打死了,多冤啊。可当时的文化?#21496;?#19981;这么看,他们觉得,你对这个问题的态度是什么,决定了你的?#27809;?#24544;奸。我们看到他们的慷慨激昂,但他们的兴奋点我们完全get不?#20581;?/P>

  古人的“正统之辩”也是如此。无数文化人都热心争论过这个话题。一个王朝是正?#22330;?#38384;统,?#25925;?#20266;统,几乎人人都有高见。辩论不过瘾,还写书。不少文人觉?#20204;?#20154;的史书写得不好,自?#21644;?#32763;重写。他们觉得不好,往往不是因为觉得这些书事实不准确,或者文字不优美,而是觉得它们对正统闰统把握得不好,“体例乖谬?#20445;?#35813;写本纪的写了载记,该写载记的写了本纪,政治不正确。朱熹?#25176;?#36807;一部流传极广的《通鉴纲目?#32602;?#32780;他的写作动机就是?#36816;?#39532;光不满,不把蜀汉当正统,反把曹魏当了正统,“冠履倒置,?#25105;?#31034;训?”看我给你写个政治正确版。

  在现代人看来,这差不多是个伪问题。梁启超就觉得“正统之辩”无聊透顶,“中国史家之谬,未有过于言正统者也?#34180;?#20182;把那些热衷于正?#22330;?#38384;统之辩的古代知识分子,一棍子都打成了“陋儒?#34180;?#29616;代读者多半会觉得梁启超说得有道理。自古帝王只有成王败寇,哪有正统伪统?#24247;?#22914;果我们设身处地替古人想一想,就会觉?#20204;?#24418;并非如?#24605;?#21333;。我们身处已了之局,回?#25151;?#24093;王时代的正统闰统,自然会有一种荒谬感。但对于?#31181;?#20043;人,如果否认了这种区别,又叫他们如何?#21019;?#21608;围的世界?

  黄宗羲在?#23545;?#21531;》里,痛斥三代以下的君王,“敲剥天下之骨髓,离散天下之子女,以奉我一人之淫乐?#20445;?#25152;以,“为天下之大害者,君而已矣?#20445;?#35828;得非常痛快淋漓。有时我不免有点奇怪,黄宗羲说的其实是很简单的道理,也符合人类的道德直觉,为什么上千年来就少有人这么说?#24247;比唬?#20063;许是怕?#23454;?#26432;头。但仔细想来,也不尽然。人们需要给自己的世界寻找一种意义,让它区别于完全的荒蛮。如果我真的觉得帝王无非巨盗,正统闰统无非谎言,而我?#25351;?#26412;没能力想象出一个不同的世界,那么世界的意义何在,文明的意义又何在呢?世界需要一种秩序,如果现实世界没有这个秩序,我们也要在想象中构建出来。这不是一种幻觉,它也确实减少了世界的暴力和无序。

  《人类简史》里有个说法,国家、宗教,乃至信贷货币、股份公司,?#23616;?#19978;都是虚构的故事。这种故事被大家接受,也就成了现实。如果此说正确,那正统闰?#22330;?#32487;统继嗣也是一种大故事。古人如此执着,就因为他们要坚持这个故事的有效性。如果嘉靖不称父亲为皇叔,如果蜀汉和曹魏都可以是正统,这个故事就出现了一个大漏洞。漏洞?#29616;?#21040;一定程度,就会导致文明观念的?#28010;?#25152;?#38405;?#20123;读书人才会不惜?#36816;?#25239;争。而我们之所以不在乎,无非是因为现代文明提供了另外版本的故事。

  说完古人的“政治正确?#20445;?#25105;想对现在西方的“政治正确”也说两句。“政治正确”这东西有时确实荒唐,你一句少数族裔的坏话都不说,大街上?#25925;?#26377;少数族裔在抢劫偷盗。你把illegal immigrants改称为undocumented immigrants,他们也?#25925;?#38750;法移民。你什么宗教都不冒犯,惟独开基督教的玩笑,那也无非说明你搞双重标准。但是,这些“政治正确”的背后,其实隐藏着一种恐惧,那是文明对野蛮的恐惧。他们恐惧女?#21592;?#28145;深?#24618;?#30340;时代,恐惧黑人只能坐在车厢后部的时代,恐惧专家们用颅相学证明白人天然?#26049;?#30340;时代。文明本身是一个大故事,如果这个故事?#28010;?#20102;却没有另一个更好的故事来取代它,文明就会随之?#28010;?/P>

  西方之所以对“政治正确”如此执着,往往是因为担心这个故事还不够强大,不够深入人心,还必须被精心呵护。这种执着太过执拗,就会变?#23186;?#21270;或流于荒唐,更会激发人心的反弹。但它背后有其文明的逻辑。我们可以讽刺它,嘲笑它,修正它,但不能说它毫无意义。而那些没沾染上一点“政治正确”的人,我觉得只有两种可能性,一种是他们的心灵强大到不惧?#39759;我?#34542;,一种是他们的心灵卑陋到不知何为文明。

押?#27785;? src=
押?#27785;?/TD>

版面编辑?#21644;?#20029;琨
财新传媒版权所有。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?#20063;?#25353;钮,提交相关信息。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。
推广

财新微信

热词推荐:
路边野餐 中国(海南)改革发展研究院 金三角回忆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土耳其 快鹿集团 ?#19981;?#30465;有几所亚州350强大学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 曹建方 南海 刘志伟 雷洋案最新消息 韩春雨
极速时时彩怎么赢
<listing id="rnlhh"></listing>
<cite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dl></cite>
<var id="rnlhh"></var><thead id="rnlhh"><i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i></thead>
<menuitem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/dl></menuitem>
<listing id="rnlhh"></listing>
<cite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dl></cite>
<var id="rnlhh"></var><thead id="rnlhh"><i id="rnlhh"><address id="rnlhh"></address></i></thead>
<menuitem id="rnlhh"><dl id="rnlhh"></dl></menuitem>
安卓棋牌透视挂 四川快乐12推荐任四推荐 足球比分新浪旧 幸运飞艇冠军稳赚 25选7复式计算 14场胜负彩19077 黑龙江时时玩法介绍 山东群英会开奖走势 新时时彩倍投器 足彩14奖金怎么算